热搜
您的位置:首页 >> 故事

十字路口的交锋第七届中国己内酰胺与尼龙市

2019年01月31日 栏目:故事

十字路口的交锋——第七届中国己内酰胺与尼龙市场高峰论坛侧记行情资讯12月2日~4日,由中国化纤协会、中国化纤总公司主办,中纤(CCFFI

十字路口的交锋——第七届中国己内酰胺与尼龙市场高峰论坛侧记行情资讯

12月2日~4日,由中国化纤协会、中国化纤总公司主办,中纤(CCFFI)、英国泰可荣公司承办的第七届中国己内酰胺与尼龙市场高峰论坛如期在上海举行。 近300名的参会人员中,既有德国巴斯夫、荷兰帝斯曼、美国英威达、瑞士欧瑞康、韩国晓星、日本宇部等世界着名企业代表,也有中石化巴陵分公司、广东新会美达、河南神马实业、台湾力鹏、台湾集盛等国内锦纶行业龙头,还有众多知名或不知名的贸易公司人士及下游用户代表。 在与会人士探讨锦纶行业今年运行和明年走势、辩论锦纶切片反倾销的利弊、分析产业链平衡的过程中,一种观点从朦胧逐渐变得明晰起来——中国锦纶行业正站在十字路口,产业链各方正尽全力从交锋中突围,以抢占中国锦纶产业的一席之地。 打破“钝刀割肉”似的平衡 与国内整个化纤行业相比,锦纶行业今年的表现并不算风光,甚至相对严峻。从中国化纤协会秘书长郑俊林在本次论坛上的报告可以看出,今年1~8月,锦纶行业创造的利润远低于化纤行业的整体水平,同比下降39%;1~10月,锦纶行业投资下降近30%;同时,己内酰胺的进口依存度达到60%以上,切片进口依存度为40%。但是,锦纶企业的体会却与宏观数据大相径庭,他们认为今年企业获得了一定的利润空间,日子过得还不错。 上海中纤纺织科技发展有限公司总经理朱伯良在向分析这种反常现象时认为,宏观数据与微观感知的差异,关键在于锦纶产业链短暂打破了以往“钝刀割肉”似的平衡。 和所有其他化纤品种一样,锦纶行业的原料供应一直紧张。不论是锦纶6的原料己内酰胺、锦纶6切片,还是锦纶66的原料己二酸、己二胺和锦纶66切片,进口依存度都较高。朱伯良认为,长期以来,锦纶产业链的利润集中于上游,上游以“钝刀割肉”的方式挤压下游的微薄利润,令锦纶企业的日子十分难过。但锦纶企业并没有拥有话语权,仅靠自身力量不能打破这种长期形成的平衡。直到金融危机来临,锦纶产业链上各品种价格直线下跌,相关原料与产品间的利润空间发生变化,这一平衡才被暂时打破了。以己内酰胺为例,金融危机前其价格一直维持在2.2万元/吨左右,危机后下降到1万元/吨附近。而锦纶切片反倾销案的进展,更让这种利润关系得到进一步调整。 在短暂的打破平衡阶段,中国锦纶企业获得了喘息之机,他们感到身上的“枷锁”变松了,发展的空间变大了。于是,生产商迅速扩建产能,贸易商也纷纷活跃起来。 国外企业“冷暖自知” 平衡被打破了,有受益的一方,必然有利益遭到损害的一方,锦纶行业的原料供应商们无疑扮演着暂时的“受害者”角色。当然,谁也不会甘愿吃亏,从本次论坛可以看出,踏上结构调整之路的各家外国企业,正以不同方式巩固其在中国的地位和市场份额。 德国巴斯夫公司的业务管理总监lfgang Micklitz将报告题目定为“十字路口的聚酰胺产业”,其实,就聚酰胺业务而言,巴斯夫自己又何尝不是处在犹豫的十字路口。2008年,巴斯夫公司取得了骄人的业绩,其营业额达到623亿欧元,但聚酰胺业务开展得并不顺利。在中国等国家锦纶产品的强大冲击下,2008年,巴斯夫宣布关闭在德国的鲁多尔锦纶6工厂,涉及4万吨的锦纶产能。今年10月,中国锦纶6切片反倾销案初裁结果公布,巴斯夫美国工厂被征收30.4%的反倾销税,巴斯夫在欧盟的工厂涉及的反倾销税为8%。这意味着,向中国出口锦纶切片的道路变得艰难起来。而中国锦纶产能惊人的发展速度,更让大量国外产品难以介入。 相比巴斯夫,荷兰帝斯曼明显要幸运得多。当初中国对有关国家和地区征收为期5年的己内酰胺反倾销税时,帝斯曼在中国的合资企业——南京帝斯曼东方化工有限公司刚刚成立。经过扩能后,14万吨/年的生产规模,使其迅速成为中国己内酰胺的主要供应商之一,现在其产能达16万吨/年。而在锦纶6切片反倾销案结果公布以后,南京帝斯曼正在进一步扩能。 警惕产业链“上紧下松”风险 在国外企业或喜或忧的形态面前,国内企业的情形似乎更为乐观一些。至少,经过锦纶切片反倾销和这一轮利润调整,国内聚合环节迎来了一个发展机遇。而国内企业“见缝插针”扩建聚合产能的动作,着实令人吃惊。目前,福建长乐力恒科技有限公司8万吨/年的锦纶聚合装置已经投产并且运行正常。根据会上有关人士的预测,2010年中国锦纶行业的聚合产能扩张势头猛烈,全年新增产能将达到70多万吨。同时,在全行业复苏势头的带动下,纺丝企业投产速度加快,2010~2011年将有30余万吨新增产能投产。 对于这样庞大的数据,业内人士反响不一。有人认为这是民营企业进入锦纶原料行列的转折点,有利于提高原料的国产化率,降低进口依存度。同时,近乎“白热化”的竞争,将从客观上促进原料质量的提高,进而提升锦纶产业链。但也有一些人士深感担忧,因为需求的增长速度远未达到产量的增速水平。本次会议上,与会人士达成的一个共识,是全球锦纶产业的消费能力要恢复到2007年的水平,还需要3~5年的时间。 巴斯夫的代表建议中国企业站在全球角度考虑问题。他指出,目前全球锦纶6的产能达到6000多万吨,需求量仅为3000多万吨,并不需要扩产。而己内酰胺、锦纶切片、锦纶66产品同样面临这样的问题。虽然这种观点有倾向于企业自身利益的嫌疑,但仍有一定的借鉴意义。 业内人士更担心的是,锦纶产业链“上紧下松”的结构像一颗定时炸弹,随时会为下游企业带来风险。如果锦纶聚合和纺丝能力加速扩张,将进一步加大对己内酰胺的需求。目前,除了中国石化巴陵分公司、南京帝斯曼东方化工、石家庄化纤这些老牌己内酰胺企业在继续扩产之外,一些新鲜力量也在陆续加入,比如恒逸集团20万吨/年的己内酰胺生产线正在建设。不过,受工艺、技术等因素的制约,这些产能很难在短期内投产,己内酰胺高度依赖进口的局面短期内更难以得到改善。 今年7~8月,锦纶市场经过盘整之后,又呈现出向以往平衡状态回归的趋势。是要恢复旧平衡,还是建立新平衡?在这一破一立之间,各种力量的交锋更加激烈。(李娟)

混凝土激光整平机
硅pu篮球场
氯酸钠价格
深圳喷雾加湿
抛丸机报价
电源变压器价格公司